Orbit

為迷途少年指路 616少年夢工廠推職涯輔導

  • 2017-12-28
  • 游 蔓婕

This is an image
【政大之聲記者張寧靖的專題報導】
 
  帶著靦腆的笑容熟練地擺上餐點,服務生的臉上看不出曾經輕狂的人生故事。然而在未來咖啡廳,穿著整潔制服的這群孩子其實都是更生少年,正接受著616少年夢工廠的職業訓練與輔導。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更生少年關懷協會已成立二十餘年,從起初的安置保護服務擴展到社區深耕,並於2016年成立616少年夢工廠,開設音樂、視覺美術、手做工藝等多元體驗課程以及專業技能培訓,讓難以適應正規教育的更生少年探索自己生涯發展的可能性,並提供媒合職場的管道協助他們自立。

  「我們服務的對象有非常多不良的習慣,也不知道怎麼樣跟人良好的溝通。沒有緩衝點,你讓他們直接放進社區裡面去找工作就是被拒絕。」616少年夢工廠副主任林欣蓉說明,為了建立階段性邁入社會與職場的踏板,更生少年關懷協會特地創立「未來咖啡」,並採取師徒制教學模式,打造可以培養實戰經驗的工作環境。未來咖啡主廚趙鈞浩曾經也有過陷入毒癮長達十年的歲月。「我以前也是因為有在碰那些東西,其實我上班也不正常,那這些小朋友其實也是有原因的,遲到、欺騙,甚至不來,我覺得我好像看到我十八歲的樣子。」他透過自己的生命經驗,教導少年如何不再重蹈覆轍:「我們就是要跟他走得很近啊,三不五時去了解他的狀況,包含他的交友,他用錢的方式,休假在幹什麼。讓他知道欸是有人在關心他的。」以亦師亦友的態度了解並引導更生少年,即是616少年夢工廠能讓他們敞開心扉、建立互信關係的重要關鍵。

  此外,林欣蓉也強調青少年犯罪者往往對國家治安狀況有重大影響,但卻是台灣社會容易忽視的一群。與更生少年關懷協會密切合作的新北市少年輔導委員會的督導朱玉如表示:「不管是政府系統或整個社會對於少年犯罪或是犯罪者本來就有很多覺得他們可能是咎由自取,所以願意提供的經費相對其他領域一定是比較少。」另一位督導石宏文也補充少輔會面臨的困境:「現在少輔會還沒有正式法制化,我們只有一個在法律位階上面叫做設置要點的東西,很多的作為都必須倍受限制。」他說明未能編列入法的原因即是會牽動到國家已經極為有限的公務人員配額和經費配置,顯示青少年族群往往成為社會歧見與資源有限狀況下的犧牲者。國立彰化師範大學輔導與諮商學系副教授賀孝銘也提醒:「他已經固定等到很成人之後再處理,他可以回復到比較接近正常人的那種可能性就會變低。」呼籲大眾重視青少年輔導的重要性。

  
面對上述景況,林欣蓉提出新的觀點:「政府如果沒有辦法給我們這麼多的經費,讓企業可以認領相關的協會,做長期的合作關係。」她也強調投入資源的不應該只有政府,社會大眾亦可加入支持與關懷的行列。「我不希望直接只有拿到資源,我希望讓我們有服務的機會。你買的一杯咖啡,就是他們有製作的機會。」她認為唯有讓更生少年不斷發揮所學,才能達到616少年夢工廠的宗旨與目標。

  
想要了解、想要做相關議題的認識的,都可以走進來接受我們的服務,然後聽聽看我們的故事。」林欣蓉表示616夢工廠即使還有許多難題待解,未來依然將持續帶給更生少年以手藝編織的美好回憶,協助他們步上追夢的精采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