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教學獎助生政策惹議 政大勞團與校方尚無共識

  • 2017-12-04
  • 鄭 雅云

This is an image

◎照片來源:政治大學學生勞動權益促進會提供。

【政大之聲記者周佳筠、李俐蓁、李慈媛的專題報導】

  政治大學學生勞動權益促進會11月21號在政大行政大樓前舉辦記者會,對於校方規避教學助理的勞雇關係表達不滿,校方因此11月27號與政大勞促會召開協調會議。

  教育部今年5月釋出「專科以上學校獎助生權益保障指導原則」,修改104年6月起實行的分流原則,將以學習為主要目的的「學習型助理」改為獎助生,勞動型兼任助理則維持不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教師資格及學術審查科科長曾新元說明此次草案的修改重點:「盡量讓屬於學習型的獎助生的範疇限縮。」獎助生可再細分為研究獎助生、教學獎助生與附服務負擔獎助生;其中教學獎助生以提升教學專業或實務能力為目的,須參與實習課程或學校正式學分課程,且應納入畢業學分。政大校方依據教育部與勞動部的指導原則修正「國立政治大學獎助生與學生勞動型兼任助理權益保障處理辦法」,從本學期開始實施,並開設「教學實習與實務課程」,規定獎助生選修,但若重複修習將不採納學分。政大研學會與政大勞促會因此質疑校方違反教育部修改草案的精神,規避勞雇關係。

  國立政治大學教學發展中心主任陳幼慧對此解釋:「我們不能違背學則,不能違背教育部的法,教育部的法就是你要採計為學分。」依據國立政治大學學則第十六條,若申請重複修習,該科目不納入學業成績及畢業學分數計算。曾新元則說明教育部的立場:「你有修習這個課程,就是要給學分,而且這個課程必須要有真正的學習的意涵,才可以一直給學分。」但是他也強調,如果課程並非由淺而深,透過重複修習不斷給學分對於學生學習是無效的。教學獎助生Roy對於現行課程的學習意義提出質疑,認為制式的測驗無法衡量教學能力,並指出即使校方說明老師可以自行聘用勞動型兼任助理,但是因為學校經費不足等問題,實際上難以實行。

  獎助生與勞動型助理該如何區分,目前仍爭議不斷。政大研究生學會會長,同時為政大勞促會成員的呂冠輝說明,教學獎助生就是課堂上常見的助教。Roy則提到業務內容繁雜,包含寫板書、操作設備、製作簡報、批改作業、維護課程平台等等,因此質疑獎助生與勞動型助理的界線模糊。然而,獎助生卻無法如同勞動型兼任助理能享有勞健保、退休給付、職業災害給付等保障,呂冠輝說:「如果進入勞雇關係就可以進入政大工會,就可以和校方對等談判。」說明兼任助理勞雇化的影響與重要性。

  不同學校對於兼任助理的權益保障方式實行不同措施,國立臺灣大學從一百零四年九月開始推動兼任助理勞雇化。對於學校的做法,國立臺灣大學工會秘書陳坤益表示:「才能避免後續一些勞動關係上發生爭議。譬如說像是工時問題有可能會被勞動局進行勞檢。」對於政大勞團的行動,陳坤益認為,如果大部分的研究生無法一同正視權益受損的問題,政大勞促會與研學會爭取權益的過程會比較困難。

  在11月27號的協調會中,校方提出的替代方案是參考師大設立學分上限的作法,獎助生只能以此身分擔任一定學期數的兼任助理。呂冠輝表示:「我們跟學校說我們可以接受的是一學分,一學分或四學分之後這個學生可不可以擔任勞雇型助理,沒有共識。」至於一定學期數所含的學分是多少以及達到學分上限後可否與學校建立勞雇關係,協調會最後並沒有結論。陳幼慧則說會再針對所有獎助生進行意見調查:「我們調查後的基礎,讓我們提一個修正的議案,再送下學期的校務會議。」目前學校與勞促會雙方對於是否推行兼任助理全面勞雇化並無共識,將視未來的調查結果繼續調整相關政策。